垃圾發電設想雖好推廣不易

發布時間: 2006-05-09 17:38:32


訪問量:

  垃圾發電作為國家鼓勵的新能源利用項目,近年來在全國推廣。許多民間投資商也紛紛試水,希望從環保產業中淘金。但記者發現,許多垃圾發電投資不乏盲目性,存在著“環保項目不發電”或者“發電項目不環保”的“兩張皮”現象。不管是政府主管部門還是投資商,上馬垃圾發電項目都要充分考慮當地實際情況和財政承受能力,因地製宜,同時積極探索垃圾循環利用新模式,謀求環保產業的可持續發展。  
    
  環保項目甚至產生二次汙染  

  由於技術不成熟、論證不充分等原因,不少衝著國家扶持政策倉促上馬的垃圾發電項目陷入困境,或者發不出電,或者淪為“半火電”  

  垃圾發電主要有焚燒和填埋氣發電兩種形式,很好體現了循環經濟“無害化、減量化、資源化”原則。但由於技術不成熟、論證不充分等原因,不少衝著國家扶持政策倉促上馬的垃圾發電項目陷入困境,或者發不出電,或者淪為“半火電”。環保項目沒有產生環保效應,甚至造成二次汙染。  

  山東省濟南市2004年上馬了一個垃圾焚燒電廠,公司副總經理董仲林介紹,由於整個設備的工藝流程未打通,爐內燃燒不好,保證不了蒸汽供應,汽輪機運轉不起來,目前還在不斷試驗之中。臨沂市從1999年開始籌建垃圾發電項目,但直到現在已經6年,也未能投產運行。山東菏澤垃圾發電項目是全國第一家全部采用國產技術、國產設備的垃圾發電企業,總投資1.6億元。這也是山東目前唯一在運行的垃圾焚燒電廠,但累計虧損額已達1248.6萬元,僅2005年上半年,就虧損316萬元。  

  南京一個垃圾填埋氣發電項目自2005年4月開始試運行,但由於氣量不足,不能滿負荷運轉。其負責人承認對困難估計不足,部分庫區垃圾成分以煤渣、碎玻璃等為主,有機物少,氣化率低。現在雖然通過垃圾滲透液回灌等辦法有效改善,但仍然影響計劃收益。而江蘇無錫桃花山垃圾填埋氣發電項目上馬了2台機組,目前有1台處於閑置狀態。  

  據南京大學環境學院環境工程係副教授陳澤智介紹,國內垃圾含水率高、熱值低,對垃圾焚燒爐要求非常高,即使是進口設備,也可能不能適應,有些需要添加煤或者油作為輔助燃料。填埋氣發電項目的成敗則在於沼氣收集環節,一些匆匆上馬的項目由於技術不成熟,產氣效率低導致發不出電。  

  由於資金不足和技術粗糙,一些垃圾發電項目往往還造成“二次汙染”。山東棗莊熱電公司投資的垃圾焚燒電廠,是將煤焚爐改造成垃圾爐,由於垃圾熱值低,需要不斷加煤助燃,每1噸垃圾需要添加1噸優質煤,焚燒消耗的熱能要遠遠大於產生的熱能,成了燒煤的“半火電”。  

  垃圾焚燒發電還會產生一個副產品二惡英,它被世界衛生組織稱作“最毒的致癌物質”,隨煙氣排放到大氣中。目前國外一些發達國家對垃圾焚燒發電項目有一定限製,日本等國甚至立法關閉或禁建垃圾焚燒設施。同時,焚燒中產生的灰渣和飛灰重金屬含量很高,其處理也是難題,有的地方實行二次填埋,留下二次汙染的隱患。  

  陳澤智說,技術上可以通過提高焚燒爐爐溫分解二惡英(保持爐溫在850度停留2秒以上),再用活性炭吸附;飛灰則可以通過布袋除塵解決。但這些環保設施投資巨大,目前國內大量通過技術改造等方式上馬的垃圾焚燒電廠根本無力處理,環保部門的軟硬件條件也不夠,監測無法到位。目前國內僅有北京、杭州等少數幾個機構可測試二惡英,且費用極其昂貴,一些項目以此為由一再推遲甚至幹脆不檢測。  

  垃圾焚燒電廠投資大吃不飽  

  許多垃圾焚燒電廠麵臨收不到垃圾處理費和上網電價偏低的雙重壓力  

  垃圾發電作為環保產業很有市場前景,以南京水閣垃圾填埋氣發電廠為例,這個項目由澳大利亞可寧衛南京能源有限公司承建,2002年竣工投產,目前有三台發電機組,2005年全年發電2056萬度,電費收入就達1080萬元。估計基礎設施投入、維護和人員工資占1/3,設備折舊占1/3,其餘可視為盈利,效益相當可觀。  

  但專家指出,現在國內許多企業盲目跟從,並沒有成熟的技術和運營經驗,總體處於摸索階段。各地必須根據自身條件,因地製宜選擇垃圾處理和循環利用模式。  

  光大環保工程有限公司在江蘇省蘇州和宜興分別投資了兩個垃圾焚燒電廠和1個填埋氣發電廠,公司副總經理王君說:“焚燒發電能很好地實現垃圾減量化,減少土地占用,但要求垃圾處理量達到一定規模,而且投資額較大,在省會級城市可行,在中小城市則不易推廣。填埋氣發電投資少,成本約為焚燒發電的1/10。”據介紹,光大環保在江蘇投資的兩個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的投資分別為5億元和2.38億元,填埋氣發電項目投資則為2500萬元。  

  王君表示,垃圾焚燒電廠效益主要來自垃圾處理費和發電收益,但許多城市居民的垃圾處理費收不上來,除非政府財政貼錢,否則電廠必然虧本。山東菏澤錦江電廠和濟南瀚洋垃圾發電公司的負責人也向記者印證了這一點,由於政府承諾的補償不能落實,電廠難以為繼。  

  業內人士表示,許多垃圾焚燒電廠麵臨收不到垃圾處理費和上網電價偏低的雙重壓力。記者了解到,上海發電垃圾處理費是240元/噸,江蘇在100元/噸以內,濟南則是78元/噸;上網電價同樣是越往北越低,深圳是0.7元/度左右,江蘇為0.527元/度,山東僅為0.39元/度。  

  但在環保光環之下,江蘇省的常熟、太倉、昆山、連雲港、南通等市目前都在建或規劃垃圾焚燒電廠。這些城市垃圾日產量在400~600噸之間,但焚燒電廠要維持運營,垃圾日處理量要求在500~1000噸以上。陳澤智說,垃圾發電的規模效應非常明顯,因為項目最主要的投資就是機組設備,約占總投資的1/3~1/2,機組規模擴大一倍,成本大約可降低20%。  

  上馬垃圾焚燒發電項目還要充分考慮到我國城市垃圾的特殊情況。濟南瀚洋垃圾發電公司副總經理董仲林坦言:“我國生活垃圾成分太複雜,可以說無奇不有,盤子、碗、瓶子、鹹菜缸都有,還混有很多建築垃圾,像水泥塊、灰土塊、磚頭、鋼筋等,國產設備難以適應。垃圾在焚燒後,凝結成塊,難以排出廢渣,結果越沉積越多,最後將排渣口堵住。從試運行情況看,每隔一兩天就要清理一次,大大增加了成本。為了剔除建築垃圾,還要上分揀係統,投資大大超出原來的計劃。”  

  陳澤智表示,目前我國80%的垃圾仍然是通過填埋方式處理,所以不管焚燒與填埋兩者技術對比如何,都應該大力推廣填埋氣循環利用,減少對大氣、土壤和水的汙染。  

  創新垃圾循環利用方式  

  建議引進排汙權交易,促進社會資金流入,對投資人是一種補償,為社會投資環保項目提供經濟動力  
  南京市轎子山垃圾場綜合供熱工程中對垃圾填埋氣的創新利用受到建設部的好評。這一項目總投資約1000萬元,將通過沼氣燃燒產生沸水,供應給賓館、學校、洗浴企業等單位。  

  項目投資方副總經理李建平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用熱企業如果燒柴油,按每噸柴油5000元計算,每噸開水的成本至少在60元;而沼氣燃燒供熱,售價能控製在40元以內,降低了1/3。這個項目每天最多能燒1000噸開水,而南京僅洗浴行業就有1000多家,每天的開水用量在3萬噸左右,市場前景良好。如果加上賓館,每天的開水用量在5萬噸以上。  

  李建平還設想,夏天熱水需求少的時候可以上一台發電機用於製冷製冰,滿足食品、超市、化工行業的用冰需要。“這比熱水應用更廣泛,運輸更方便。”  

  南京市容局垃圾場管理處處長陳明東認為,轎子山綜合供熱工程有很大的可推廣價值,特別是對中小城市。因為它可以根據垃圾填埋量決定投資規模,沒有硬性要求,而填埋氣發電要求每天的填埋量達到1000噸以上,對產氣量的要求遠遠高於鍋爐燃燒。同時,綜合供熱對沼氣的利用率能達到90%左右,而填埋氣發電則隻能達到30~40%。因為沼氣發電排氣溫度必須保持在500度以上,而鍋爐燃燒隻要達到100度就可以了。  

  陳明東說:“沼氣鍋爐燃燒供熱的價值還在於,它可以作為填埋氣發電項目的補充和延伸。填埋氣發電有近70%的熱能被空排浪費,我們設想下一步在南京水閣垃圾填埋氣發電廠嚐試利用發電餘熱燒水供熱。”  

  陳澤智介紹,垃圾填埋氣甲烷利用項目在歐美等發達國家都得到大力推廣,他們對垃圾填埋氣的利用也有很多種方式,如製成燃料電池和機動車燃料,分離後製成天然氣或甲醇等化工原料,提純二氧化碳製成幹冰,沼氣製熱用於溫室養殖花卉等,我國應加強這方麵的科研和嚐試。  

  陳明東還認為,應該進一步建立環保項目的經濟動力機製,特別是推廣國際上廣泛實行的排汙權交易。  

  南京天井窪垃圾發電項目是我國第一個通過EB(《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執行理事會)認證的沼氣綜合利用碳減排交易單位,目前已與英國的Ecosecurities公司簽訂協議,今年5月將完成第一筆交易,這也是我國在垃圾發電領域的第一個跨國碳減排交易。  

  清潔發展機製(CDM)和聯合實施(JI)為工業化國家實現其減排義務(到2010年其排放量必須比其1990年排放量減少5.2%)提供了靈活措施,發達國家可以通過從發展中國家購買“可核證的排放削減量(CER)”,即購買“減排指標”來履行減排義務。目前,世界碳減排交易市場漸趨繁榮,近期的北歐電力交易所碳排放權交易行情顯示,每噸二氧化碳的成交價已達26.5歐元。  

  據投資方總經理濮世貴介紹,以前垃圾場附近臭氣彌漫,影響居民生活,周圍的樹都被熏死了,現在基本聞不到異味。公司還建設了汙水處理項目,垃圾滲濾液經過處理,達到排放標準後再進入當地汙水處理廠。  

  陳明東說:“環保項目利潤小,回報周期長,排汙權交易有利於促進社會資金流入,對投資人是一種補償,可以為社會投資環保項目提供經濟動力。” 


來自: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