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焦點看兩會環保熱議

發布時間: 2006-05-15 17:41:15


訪問量:

    2006年兩會已經召開一段時間,經濟發展,醫療、教育等熱點問題成為代表委員們積極建言、討論的焦點,而更令人興奮的是,在熱烈的討論中,環保作為今年的一個最大的亮點大放異彩。代表委員們很多話題和議案不僅與環保緊密相關,而且在與會的點點滴滴中也無一不滲透著環保的理念,親身實踐著環保。

    焦點一:水資源、水汙染、水安全 
    聚焦水安全
    “一定要堅持不懈地努力,為人民群眾創造清潔、良好的生活和工作環境,為子孫後代留下藍天綠地、碧水青山。” 溫家寶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擲地有聲的話語,引起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強烈共鳴。
    鬆花江水汙染、廣東北江鎘汙染……盤點著近期發生的這一起起工業水汙染事件,代表委員們表示出深深的擔憂――還有多少像“吉化”這樣的“地雷”,潛伏在大江大河沿岸?
    國家環保總局近期拉網式排查表明:我國有2萬多家石化企業,其中布設在七大流域的重點排汙企業就有5379家,年排廢水26億噸。國家環保總局局長周生賢對此憂心忡忡:“這種布局一旦發生問題,後果不堪設想。”
    治汙要先治“大企業病”
    一邊是數不清的企業榮譽,一邊是大肆排汙。兩會期間許多人大代表建言,要清除大江大河邊的“地雷”,避免重大汙染事故再次發生,首先要清除多年來沉積的“大企業病”。
    近年,大企業環境違法現象明顯呈上升趨勢。鬆花江、沱江、漢江水汙染等重大汙染事件,直接責任人都是當地首屈一指的大企業。全國人大代表段維義說:"這些大企業往往壟斷或支撐著一個地方的財政稅收命脈,敢於淩駕於地方政府之上,不把環保部門放在眼裏,扛著'省管'、'中央直屬'等招牌我行我素。"它們不配合基層環保部門的工作,甚至不讓環保人員進企業檢查,長期脫離地方監管,內部規章製度也漸成形式。而一些地方基層環保部門麵對“利稅大戶”也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特意為他們設立“安靜日”、“封閉式管理企業”,讓大企業成為不受環保部門監督的特殊“公民”。
    各地政府領導要有長遠眼光,越是對大企業,越應該支持環保部門嚴格依法監管,再不能走“抓小放大”的老路了。
    焦點二:節能降耗、節約型社會 
    代表“支招” 降低能耗再難也要降下來
    在全國總人口控製、單位GDP能耗、單位工業增加值用水量、耕地保有量、主要汙染物排放總量、森林覆蓋率、城鎮基本養老保險覆蓋人數、農村合作醫療覆蓋率,這8項指標中,哪個最難實現?在記者所走訪的代表中,大多數認為單位GDP能耗降低20%左右最難實現。
    “難,但無論如何也要把它降下來。”許多代表表示,各級政府部門必須改變政績觀,高度重視、狠抓落實。
    代表們還紛紛“支招”:各地區、各行業要將降低能耗指標逐級分解,狠抓落實;建立相應的評價考核體係,讓不達標的政府、行業上“黑名單”;給企業一定的鼓勵性政策,比如技術援助、稅收優惠等,以此將政府意願變成企業行為。
    降低能耗,我們別無選擇
    所有人都能感覺到中國能源供應的緊張。中國企業一次次在國際市場上奮力購買各種原材料,石油、煤炭、礦石進口得越來越多。能耗指標已被列入國家發展目標。降低能耗會加大部分行業的生存壓力,也會減緩某些地區的經濟發展速度,可是為了讓中國有一個輕鬆的未來,我們別無選擇。
    休說“地大物博”,今天的中國隻能走節約型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我國降低能耗具有相當大的潛力。長久以來,中國的發展都在走粗放型道路,這使得中國經濟的高增長完全以高能耗為代價。當經濟增長速度在考核中占重要位置時,中央需要花費大量精力去擠出經濟數據中的水分。
    降低能耗,關鍵要落到實處。應當建立中央與地方共同監控的能耗統計機製,以保證統計數據的真實性和可靠性。對提供虛假數據的官員應當進行嚴厲處罰。同時,應當喚起全體公民的環境責任感。
    不能“吃祖宗飯,砸子孫碗”
    不少代表、委員認為,當前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建設資源節約型社會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關鍵。要"用最少資源謀發展,讓有限的資源發揮最大效益。"
    如何建設資源節約型社會?代表呼籲製定和完善節能、節水、節地和廢棄物排放等標準規範,建立落後產品、工藝、設備淘汰製度,建立重要耗能產品的市場準入製度。要量水而行,以水定發展,建立有效的用水管理機製。地方政府“要轉變政績觀,不能片麵追求GDP,更不能‘吃祖宗飯,砸子孫碗’。”
    節能降耗,高能耗企業要帶頭。政府部門應根據中央企業特點,對其耗能情況實施監督管理,同時出台稅收等方麵的優惠政策,給走在前列的節約型企業以獎勵;從企業自身來講,也要進一步提高認識,真正對接國際水平,依托科技進步,著眼內部挖潛,在生產經營快速發展的過程中,不斷強化環保意識,全麵推行清潔生產,大力發展循環經濟,努力創建節約型企業,使公司走上經濟、環境、人全麵和諧發展的道路。
    焦點三:循環經濟 
    讓循環經濟“經濟”起來
    如何避免當前循環經濟存在的“政府熱、企業冷”、“隻循環、不經濟”的現象?委員建議通過製度創新構建新的贏利模式,使市場條件下循環生產有利可圖,才能形成循環經濟發展的自發機製。
    “循環經濟,落點應該是經濟。”就理論而言,企業實施循環經濟可以在兩個環節產生效益:一是廢棄物轉化為商品的效益,二是減少廢棄和排汙費用。但必須通過製度創新構建新的贏利模式,使市場條件下循環生產有利可圖,才能形成循環經濟發展的自發機製。
    首要任務就是倡導和推動市場經濟的運行規則————不是誰的產品價格低,誰就有競爭力,而是誰的產品環保,誰的企業才有發展空間。同時建立獎勵製度,對能自己建立循環鏈條的,即能為自己的產品在生產和消費過程中產生的廢棄物找到需求下家的企業給予重獎。也就是說,要從激勵和約束兩個方麵著手,建立循環經濟發展的市場機製。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在重點行業、產業園區、城市和農村實施一批循環經濟試點。完善資源綜合利用和再生資源回收的稅收優惠政策。這些思路和措施切合當前實際。應該用行政手段、政策引導,特別是各種經濟手段包括稅收、金融等,加大對發展循環經濟的企業的支持力度,還要積極組織科研機構搞研究,幫助企業突破發展循環經濟的技術難關,同時建立引導機製,提供信息平台,讓企業可以放開手腳,積極主動地去搞循環經濟,這才是長久之計。”
    循環經濟不能流於形式和口號
    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代表魯誌強說,實施循環經濟主要麵臨兩大挑戰:一是社會認識不到位,政府“熱”企業“冷”;二是缺乏循環經濟健康發展的條件和環境。基層麵臨資金投入不足,缺乏技術支撐,法律和政策不適應等實際問題,造成“循環”了就不“經濟”,或者“經濟”了就“循環”不起來。
    魯誌強建議,盡快編製循環經濟長遠發展規劃,應以科學發展觀、建立可持續生產方式和消費方式為指導,突出轉變增長方式和結構調整,突出改革體製障礙,突出解決機製矛盾,完善政策和保障措施,製定重要資源的循環利用目標、實施途徑和指標體係。
    魯誌強還提出,實施循環經濟,要進一步強化政府資源節約、環境保護等公共管理職能,改進各級政府評價機製和指標;要盡快完善法律法規,加強監管,規範市場環境,改善廢舊物資回收體係;要加快製定新的行業設計、產品、環境、再生資源產品及市場準入標準、標識;要加強協調引導,建立政府、行業協會、企業新的合作關係,以形成循環經濟發展的長效機製。
    焦點四:環境安全預警機製 
    “短短兩個半月內就發生數十起環境突發事件,如果我們不對此給予足夠重視,這些事件就會演變為重大的公共安全事件,其後果不堪設想。”王生代表和楊先明委員呼籲,盡快建立環境安全預警機製,避免使頻發的環境突發事件演變為重大公共安全事件。
    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啟東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生說,一方麵我國許多地方的工業企業分布離人口聚居地、水源地較近,一旦發生重大環境汙染事故,就會給民眾的生產生活,甚至是生命財產帶來重大影響,容易造成公眾心理恐慌,引起社會不穩定。另一方麵,環境汙染事故不易控製,容易擴散和留下後遺症,從而對公共安全造成威脅。
    對此,全國政協委員、雲南大學發展研究院院長楊先明認為,我國的經濟發展處於重化工業時期,在這個階段大量的資源將被消耗。環境保護和地方政府所追求的GDP增長之間存在衝突,企業的利潤最大化和外部成本最低化也存在明顯的衝突。在這些衝突中缺乏一種強有力的環保監督機製。
    他們建議,建立環境安全預警機製,製訂和完善環境突發事件應急預案,加大環境監測和應急裝備投入,建立環境質量監測監控網絡,提高預防和處置突發性環境汙染事件的能力。同時,把環境安全問題像安全生產問題一樣,納入政府領導幹部考核的內容,從而增加各級政府的責任意識,真正把這項工作落到實處。 
    焦點五:以小見大 一張紙、一根筷子牽動代表心 
    廢紙再生:一年少砍1千萬棵大樹
    “利用廢紙再生造紙節約又環保。一個年產80萬噸新聞紙的企業按照一噸廢紙生產0.8噸新聞紙,可造出64萬噸好的新聞紙。這樣一噸紙節約17棵20年樹齡的馬尾鬆,相當於少砍1088萬棵大樹,還能節約造紙能耗40%―50%。”全國人大代表、山東華泰集團董事長李建華對記者算著這筆“廢紙回收賬”。
    日前,李建華代表已經向大會提交了“關於立法完善我國廢紙回收再生體係的建議”。他說:“國家應盡快立法完善我國廢紙回收再生體係,設立專門的廢紙回收機構,製定統一的廢紙分類標準,有組織地開展國內廢紙的收集、分類和供應,實現造紙產業的循環。這是解決我國造紙業原料瓶頸問題的重要途徑,也是建設節約型社會的必然要求。”
    限製生產一次性筷子 不能再"吃"森林了
    一次性筷子一年“吃”掉的木材,相當於我國全年林木消耗總量的18%。一根筷子雖小,但卻關係到環境和資源大問題。全國人大代表王全傑呼籲,要限製生產、使用和出口一次性筷子,保護我們的森林資源。
    我國近年雖推出毛竹、速生楊代替原木,但這些替代物仍屬於造紙及其他產業的寶貴原料。為此,王全傑代表建議,立法禁止出口一次性筷子;對一次性筷子生產廠家收取附加稅,並指定使用毛竹或樺樹、楊樹等速成豐產林以限製其生產,以後再逐步取締一次性筷子生產企業;在沒有完全禁止生產之前,要加強對一次性筷子的回收利用,所有購買一次性筷子的餐飲單位必須回收等量的筷子,為造紙等工業提供原料;生產一次性筷子替代產品,例如可隨身攜帶的筆式筷子及韓國普遍推廣應用的金屬筷子等。
    焦點六:讀數字 看環保 
    7.5%
    “十一五”期間,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長7.5%,實現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比2000年翻一番。至2010年,國內生產總值26.1萬億元(預期),人均國內生產總值19270元(預期)。
    1億
    “十一五”期間,解決1億農村居民飲用高氟水、高砷水、苦鹹水、汙染水和血吸蟲病區、微生物超標等水質不達標及局部地區嚴重缺水問題。
    8944萬
    禁止開發區域包括:國家自然保護區243個,麵積8944萬公頃;世界文化自然遺產31處;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187個,麵積927萬公頃;國家森林公園565個,麵積1100萬公頃;國家地質公園138個,麵積48萬公頃。
    13.6億
    “十一五”期間,全國總人口控製在136000萬人。耕地保有量保持1.2億公頃。生態環境惡化趨勢基本遏製,主要汙染物排放總量減少10%,森林覆蓋率達到20%。
    60%
    “十一五”期間,加強城市垃圾處理設施建設,加大城市垃圾處理費征收力度,到2010年城市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不低於60%,汙水處理率不低於70%。
    90%
    “十一五”期間,在環境治理上,增加現有燃煤電廠脫硫能力,使90%的現有電廠達標排放。 
    細微之處見行動,綠色環保成風尚
    會場用電采用省電的“階梯式開關燈”,代表、委員桌麵上擺放的是環保鉛筆,連記者證的尺寸與往年相比也明顯縮小……
    也許,1.6萬支用廢報紙做的鉛筆省不了多少錢,但發生在全國兩會這樣重要的場合,它無疑向全社會傳遞了厲行節約、綠色環保的理念。
    減少浪費,就是創造財富;每個人節約一滴水、一度電、一張紙、一粒糧,乘以13億,就是巨大的財富!
    建設節約型社會,不能單純靠會議、靠文件,而是要體現在具體行動中。全國兩會厲行節約的新風尚,透露的是一種信號,也是一種導向―――從小事做起,從細節入手,讓節約成為全社會的自覺行動。如果我們能建設成節約型社會,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也就水到渠成了。

來源:人民網